•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 台港青年创客在大陆创业的“心路历程”
  •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 2019-08-21 09:30:12
    【字体:

    内江做一个房产证多少钱【无须打开】国内办理联系【电V信:132★1267★0309】☆办理全国证件,☆精诚合作.信誉第一.质量为本.货真价实.送货上门。


      

      

      

    在校大学生通过诈骗得来的苹果手机等。南海网记者高鹏摄

    原标题:向骗子“取经” 海口5名大学生诈骗50多万元[图]

    南海网海口5月6日消息(南海网记者高鹏)5名在校大学生通过在贴吧了解其他网友网上被骗经历,“学习”骗子诈骗手法,还在网上购买他人信息...他们以深圳分期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分期乐)工作人员的名义向该公司用户进行诈骗。5月6日,南海网记者从海口市公安局琼山分局了解到,5人已被警方抓获,30多名受害人遍布10多个省份,涉案金额达50多万元。

    据了解,分期购物是一个网上在线商城,主要针对大学生消费群体,靠信用额度在商城内购买电子产品、家电等,以分期付款的方式付钱。

    4月下旬,分期乐接到不少用户反映称,他们账户、密码被他人篡改,而且还有自称是客服人员的男子打来电话,索要短信验证码。分期乐技术人员在后台经过调查发现,这些被篡改账户、密码的用户都买了苹果手机、ipad等高端电子产品,这些电子产品的物流目的地都是海口市。5月2日,分期乐人员到海口市琼山公安分局报案。

    接到报案后,海口市琼山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立即介入调查,经过分析分期乐提供的证据和物流目的地,民警确定,近日就有一批电子产品将通过物流的方式寄到海南工商职业学院,而且共有5名嫌疑人。5月5日下午,民警乔装成快递员,根据物流单号上的电话分别给这5人打电话,待其陆续前来领快递时被警方控制。

    办案民警介绍,这5人全是临高籍,在高中的时候就是同学、朋友,现在全是省内外高校的在校大学生。他们了解分期乐的购买商品的流程,还会在网络贴吧上了解其他网友被骗的经过,甚至联系骗子学习“诈骗”手法,并建立微信群交流诈骗心得和用户信息。他们通过分期乐用户的“晒单”了解用户的昵称、电话等信息,或在网上非法购买他人信息,然后挨个打电话询问对方是不是分期乐的用户。

    他们以手机或通过改号软件伪装电话号码,待联系上分期乐的用户后,他们以客服人员的身份多通过帐号异常等理由向用户索要短信验证码,当获得第一个短信验证码后,他们立即修改用户的登录密码,然后再次打电话继续索要第二次短信验证码,接着解绑用户之前绑定的手机。最后他们利用用户的信誉额度在分期乐商城上购买一些虚拟产品和实物产品。

    “这5名犯罪嫌疑人一开始只是充话费或Q币等,这是他们所谓的占点小便宜。当骗得更多人,其中不少用户的信用额度很高,这时他们就开始购买苹果手机、 ipad等高端电子产品。”办案民警说,这5名犯罪嫌疑人年龄均在20-23岁,目前已有30多人被骗,涉及10多个省份,涉案金额达50多万元。

    今年21岁的王某是长沙某高校的大二学生,被警方抓获的当天,他已经买了机票准备当天返回长沙上学。“以前我在网上看到有人被骗,我就学了骗子的诈骗手法,现在知道自己的行为是犯罪。”王某说,他一开始也没想到骗很多或很昂贵的东西,但是逐渐就收不住手了,前几天他几乎每天都在打电话进行诈骗,骗来的电子产品自己准备卖掉。

    另一犯罪嫌疑人黄某也是某高校的在校学生,他称,自己是分期乐的用户,自己已在分期乐消费了6000元,由于家庭条件不好,平常还有点虚荣,当发现自己无法还上分期付款的欠款后,就和以前的同学、朋友开始研究诈骗手法进行诈骗。

    目前,5名犯罪嫌疑人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详细报道>>

    大学生向骗子“取经”网络诈骗

    刑警扮快递小哥抓捕

    “你好,这里是XX电商客服,现在要对您的身份进行验证,系统要发送验证码……”这样老套的诈骗剧情,在各地警方的警示,以及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中,仍“坚强”地上演。近日,中招受伤的电商“分期乐” 派专员来到海南,协助琼山警方抓获五名涉案人员。涉案人员均为大学生,有的刚上大一,令人惋惜。难以想像的是,他们的行骗方式,竟是主动向骗子“取经”学来的。

    南国都市报记者徐培培张期望

    网络诈骗

    电商客户被盗号购物

    今年4月份,这伙“隐形”的诈骗团伙,开始“显形”。中招的,是一家名为“分期乐”的电商,他们为有身份、学籍等资料验证身份的大学生提供信用额度,以抽取手续费分期支付的方式,在网上购买各种商品。

    临近月末,“分期乐”收到不少客户举报,称在接了“客服人员”电话,告知验证码后,账户不知何时莫名地买了一些东西,都不是本人操作,收货人也不是本人。

    由于这家电商消费并不是直接付款,而是凭借信用消费的模式,网上消费同样要被计入客户本人的账单。

    那段时间,“分期乐”收到类似投诉越来越多,他们发现,这些被盗客户所购买的,多为电话充值卡、游戏点卡类虚拟物品。为了弄清真相,后台工作人员调整了他们的购物权限,限制了虚拟产品的交易。

    账户受限之后,假冒客户购买的产品,换成了数码产品,收货地址显示,是海南省海口市文坛路某高校门口。

    刑警扮快递小哥破案

    确定这一信息后,琼山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开始制定抓捕方案,收网时间定在了5月5日下午。

    警方考虑到,以往电信诈骗案的难点在于,犯罪嫌疑人往往隐藏得比较深,前来收货的不一定是本人。为确保将其一网打尽,琼山刑警的一名侦查员乔装打扮成快递员,在文坛路这家高校门口,通知收件人来取货,其他警力则身着便衣,埋伏在周边,根据“快递员”的暗示行动。

    整个抓捕过程持续了近4个小时,五名涉案人员先后落网。

    最终确认,这五个年轻人正是实施电信诈骗的主要涉案人员,而他们这次甚至已经触摸到的苹果6S手机、平板电脑,也在最短的时间内,放进了琼山刑警的证物室。40名左右的受害人,遍布全国10多个省份,涉案价值超50万元。

    这五名涉案人员均为男性,他们都是临高老乡,中学同学,现分别就读于海南、江苏等地高校,年龄最大的23岁,最小的只有20岁。

    不归之路 

    虚心“求教”

    这些就读于大一、大二的小伙子或许还没有意识到,他们从拨打某贴吧上的一个电话开始,就走上了一条本不属于他们的道路。

    涉案人员小A,今年21岁,据他回忆,最早学会诈骗的伎俩,是看到了某电商贴吧里的一条帖子。发帖的是一名网购爱好者,她在贴吧里曝光了自己一次网购被骗的经历,并附上骗子的电话,提醒大家不要被骗。小A脑筋一动,拨打了骗子的电话,“请你说说到底是怎么把人家的钱骗到手的?”没想到的是,这名骗子竟然细致、耐心地,向小A一五一十地讲述了自己的诈骗手法。

    交流经验

    小A联系了小B、小C等好友,加入了骗子推荐的一个QQ群,在这里,他们可谓大开眼界,掌握了更加“精湛”的诈骗技术。

    更重要的是,群里的这些人经常交流的不仅仅是诈骗经验,还有一些必备的资源可以分享。这里最重要的资源,就是不法分子从各种渠道搜刮来的网购客户的信息,包括客户名字,收货地址,电话,以及最近购买的商品等。

    小A他们拿到这些资料后,在“前辈”的指导下,开始了对资料进行筛选。可以信用支付“分期乐”的注册用户,并且社会阅历相对较低的同龄人、大学生,成为最终被他们锁定的“目标客户”。

    实施诈骗

    拿到“目标客户”的资料后,小A他们开始了逐个打电话。他们打电话的方式,也是极为拙劣,有的采用的是来电显示乱码的网络电话,有的干脆就用自己的手机拨打。电话接通后,他们会自称是“分期乐”客服人员,需要发送验证码,验证用户信息。与此同时,他们在网页上登录客户账号,进入“修改登录密码”环节,拿到验证码修改登录密码后,又进入“解绑手机”页面,再次骗取验证码后,绑定自己的手机。

    由小到大

    最后一步绑定自己手机完成后,“分期乐”注册用户的账户已经完全控制在小A他们手中,他们再根据账户的信用额度,在网上进行消费。

    在琼山公安分局的审讯室里,小A懊悔地说,其实一开始他们没想着要骗多少钱,只是偶尔购买一些话费充值卡、网游充值卡,到手之后都是给自己或身边朋友的手机、游戏账号进行充值。再后来遇到手头紧的时候,通过网络,把这些虚拟产品以较低的价格卖掉,从中获利。钱来得太容易,花钱也变得越来越大手大脚,从几十元的充值卡,最后演变成买高端数码产品变现。

    警方提醒

    购物别乱晒图

    据涉案人员初步交代,他们获取客户信息,并验证其真实性的主要来源,就是客户的朋友圈、QQ空间等。

    因为,不少网购狂人,喜欢在自己的社交软件上晒出最新购买的宝贝,很多电商网站也提供了一键发送至朋友圈的功能。但这些网购狂人却不知道,随意晒出的网购产品,或多或少都包含了网购时间、物品、价格、物流信息以及购物者个人信息,这些信息往往会被犯罪分子综合筛选,成为确定目标客户的重要依据。

    验证码谁也不给

    据负责侦破此案的办案民警介绍,由于网络交易的特殊性,很多电商为了确保交易正常开展,在更改注册信息、付款等重要环节中,会设置交易验证码,验证码将直接发送至客户绑定的手机上,经确认后才能进行下一步操作。

    由于该验证码是临时性的,常常带有唯一认证的功能。为了确保交易不被不法分子乘虚而入,市民在网购过程中,一定不能泄露验证码给任何人。

    此外,“分期乐”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作为电商验证客户资料有多种方式,但没有一种是需要客服人员索要账号、密码以及验证码信息。而所有电商的客服电话,也具有唯一性,需要市民仔细辨别。

    对话“开始只是觉得好玩”

    小C在中学毕业后,来到内地某高校就读大一。在小A的介绍下,他赚了点钱,这次“五一”期间,回海口找这些朋友玩的同时,也没有忘记“工作”。在他眼里,这似乎已经成了一种简便、快捷的“生财之道”。

    “开始只是觉得好玩,弄点钱花花。”在审讯室里,小C紧张地揉搓着双手。他说,自己也没有想到后来会越做越疯狂,尽管有时候也会在梦里惊醒,但更多的时候,那种紧张、害怕的情绪,还是被醒来后“有钱花”的感觉所冲淡。

    “开始也知道这样不好啊,只是没想那么多罢了。”21岁的小A长嘘一口气说,在被抓的那一刻,他已经知道错了,他现在最担心的是,家里的父母知道了,会怎么样。

    警方表示,怀疑还有其他涉案人员参与其中,下一步还要继续侦查。

    《花姐2》Henry李治廷海滩“斗胸”秀肌肉

    资料图

    原标题:中国冥婚现象调查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李腾

    本文首发于2016年5月12日总第755期《中国新闻周刊》

    很难相信这样的事情真的存在——

    在山西等地,若有未婚男子不幸去世,父母会为儿子寻找“门当户对”的未婚女尸,将两具尸骨合葬在一起,便算两人在阴间结为夫妻。双方父母也从买家和卖家的关系,转变为“亲家”。而年轻去世的女性尸体也因此成为一种“商品”,不仅明码标价,而且需求旺盛,甚至还滋生出了盗尸利益链。

    王勇是山西临汾市洪洞县某医院的员工,在他眼中,将女尸火化是最大的浪费。

    事实上,该医院太平间里也很少有女尸,尤其是年轻的女尸。一旦听说有年轻女孩病危,立刻八方涌动,引来十几个丧子家庭争抢。他们的到来是如此之快,以至于当激烈的价格战尘埃落定时,女孩往往还没有离世。但女方家属向买家承诺,一旦女孩去世会立刻把尸体拉到男方家里,男方家属在得到承诺后心满意足地回到家中等待女孩去世的消息。

    这是山西当地农村冥婚现象的真实写照。

    若有未婚男子不幸去世,父母会为儿子寻找“门当户对”的未婚女尸,将两具尸骨合葬在一起,便算两人在阴间结为夫妻。双方父母也从买家和卖家的关系,转变为“亲家”。

    今年清明节前,胡青花为已经去世3年的儿子举办了冥婚,虽然女尸价格高达18万元,但胡青花却心满意足。“女孩照片看过,长得很漂亮,和我儿子同岁,两人特别般配。”胡青花对《中国新闻周刊》(微信ID:china-newsweek)说。

    热热闹闹地举办了一桌酒席后,男孩的尸骨被重新挖掘了出来,为冥界男女双方牵线搭桥的媒人用米和面将男孩尸骨的眼、耳、鼻、口塞满,根据习俗若不塞满对“后代”不好,之后将男孩尸骨和女孩的遗体合葬在男方家祖坟中。

    仪式完成后,双方家属之间的感情也拉进了很多,“儿女埋在一起的才是真亲戚。”胡青花意味深长地说。

    “15万元以下连骨头都买不到”

    胡青花为儿子办冥婚的消息不胫而走,令当地不少人羡慕嫉妒恨。因为按照市场行情,如此“高质量”的女尸可遇不可求,“根本不是区区18万元就可以买到的”。

    女尸的价格由多种因素决定,包括年龄、“新鲜”程度、完整程度、相貌、家庭背景等。根据这些条件计算,病死的女尸往往要比交通事故致死的女尸价格高;而刚刚病死的女尸又比离世多年的价格高,越“新鲜”越好。所以,年轻漂亮的、刚刚病死的、家庭条件好的女尸最值钱,价格往往可达十几万乃至几十万元。

    除去交通事故与疾病外,当地不少年轻男子在事故率高的黑矿场下井挖煤,死亡率远高于女子,再加上农村男女比例失衡,导致很多男方父母怀揣着十几万元的抚恤金,却找不到合适的女尸。不过按当地不成文的习俗,冥婚男女的年龄统统以死亡时的年龄计算,比如18岁去世的男子,10年后,仍然是以18岁的年龄“说媒”,所以即便暂时买不到或者买不起,也等得起。

    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有无数双眼睛紧紧盯着医院,一旦听说有“高质量”的女尸出现,便如平地惊雷一般,“需求”长期被压抑的家长纷纷赶往医院与女方家属讨价还价。而作为信息源的医院工作人员,如果成交可以得到2000元-3000元的红包,如果没能成交也能获得500元-1000元的红包,希望下次还能获得关照。

    冥婚对女孩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根据习俗,未婚女子是不能埋入祖坟的,因为这样会激怒祖先,所以只能在田埂上放着,等配好冥婚再葬入男方祖坟。火爆的市场不仅为女方亲属带来了不菲的收入,还能让女孩早日入土为安,避免了暴尸田野的下场。

    而对男方来说,配完冥婚便可以过继亲戚的后代,将这一脉传承下去。对于亲自操办婚事的双方家长来说冥婚同样意义重大。当地人认为,只有在孩子成家立业后,当父母的才算是完成了抚养的义务,为没有结婚的儿女配冥婚,也算了却一桩心愿。此外,根据当地的神鬼学说,有婚配的家人去世后,其灵魂会继续庇护整个家族,如果家族中出现没有婚配的灵魂,这个灵魂会因为孤独和憎恨变成恶灵,诅咒家族的生者,为整个家族带来不幸。

    实际上,不仅是山西省洪洞县,在广东省和江浙部分地区,也存在着冥婚现象。这种现象最早可以追溯到殷商时期,甲骨文记载,商代的统治者为死去的殷王娶冥婚,殉葬在当时是很普遍的现象。殷商时代为祖先娶妻是现代冥婚的起源和雏形。

    武王伐纣后,冥婚现象鲜有记载,因为《周礼》明确反对冥婚。至汉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冥婚现象在尊崇周礼的汉朝几乎绝迹。但是汉末天下动乱,冥婚开始复苏并出现详尽记载,其中最著名的故事是曹操感伤幼子曹冲之死,向甄氏亡女提亲。

    到隋唐时期,佛教兴盛,人们普遍相信极乐世界,冥婚也跟着兴盛起来。比如唐中宗不仅为自己的弟弟举办冥婚,还为韦皇后的两个弟弟配冥婚。冥婚也不再局限于权贵家庭,民间家境富裕的人也开始为子女配冥婚。

    宋代之后,冥婚继续发展,真正形成了市场,专门从事冥婚媒人的“鬼媒人”职业开始出现。这些媒人每年往返于各村之间搜集未婚死亡男女的信息,说媒成功后向两家收取钱财锦缎赖以为生。清朝史料记载,当时冥婚习俗昌盛的地区便是以山西为首,直到现在,冥婚习俗在山西省部分地区仍然盛行。

    当前,青年男女不正常死亡率已经大大降低,这类专事冥婚的媒人也开始“两栖发展”,既做阳婚也做冥婚。而冥婚行业的火爆也促使更多的媒人兼职做鬼媒人。一名从业30年的媒人对《中国新闻周刊》透露,从她小时候记事开始,冥婚就一直存在。而且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冥婚市场也越来越红火。上世纪90年代初,一场门当户对的冥婚要5000元,至本世纪初便涨到5万元;到2010年,10万元只能保证配上婚,已经不能提太多条件了;到2016年,15万元以下连“一根骨头都买不到”。

    如此说来,胡青花只用18万元就给儿子配到“好媳妇”确实是捡了大便宜。但这个便宜不是谁都能捡的,胡青花夫妇两人都在县城上班,相对于种地的农民来说,是属于条件好的家庭,女方家长自然很愿意与胡青花家攀亲戚,给予“优惠”的价格也在情理之中。

    这反映出当地冥婚的一个现象,家里越是有钱,配冥婚出的钱反而越少。家里越是没钱,越是要大出血。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山西省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9454元,这意味着家境一般的人家,为了给儿子配冥婚,除非有巨额抚恤金,否则就要掏空家底。家里有两个儿子的人家更是艰难,既要为活着的儿子娶妻送彩礼,还要为死去的儿子配冥婚,只能四处借钱,家里一贫如洗。

    那些有“刚需”但家境又特别困难的家庭该怎么办?这个问题不仅困扰着配不起冥婚的家庭,同样也给像胡青花家这样小康的家庭带来无尽的烦恼。

    万金买干骨

    给儿子办完冥婚,胡青花终于了却了一桩心愿,但也带给她新的压力。此后,她每天都要到儿子的坟前巡视,担心“儿媳妇”被人挖走。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洪洞县当地在过去3年时间里被盗27具女尸。胡青花平时不看新闻,但她向《中国新闻周刊》(微信ID:china-newsweek)强调,盗尸行为在当地非常猖獗,远超新闻中的报道。谁家的姑娘去世,如果没人看着,尸体一定会被盗走,近几年从来没有例外。

    围绕女孩尸骨的保卫战从她病危入院那一刻便已经开始。女方家属根本不信任医院里的人,必须24小时看着才能确保万一女孩离世,尸体不会莫名其妙就没有了。

    女孩一旦去世,家属便立刻把尸体接走,按照习俗应该是放到自家的田埂上。但猖獗的盗尸迫使家人将尸体放在屋子周围肉眼可见的地方。在与男方合葬前,一样需要24小时全程看护。好在不用几天,女孩便会被“许配”走。

    办完冥婚,轮到男方家属担心女孩的尸体。现在有的墓穴已不再用砖砌,而是先挖很深的坑,然后用水泥浇筑起来,非常坚固。光建这样一个坟,就又要花费数千元,男方亲属还要隔三差五过来巡视,非常累心。

    据当地人回忆,盗尸现象从她小时候就有了。那时候,有不少从外地来洪洞打工的人,有煤矿工也有木匠,他们家乡并没有冥婚的习俗。到了洪洞县之后,有一些人发现了“商机”。新年回家探亲之后,这些人便会背着一包包尸骨来到洪洞,卖给洪洞县有需求的人,这种交易叫做“买干骨”。对于这些尸骨的来历,洪洞县人也心知肚明,肯定是从家乡地里刨出来的。

    即便这样的尸骨卖不上价,但只要确定是女人的尸骨,还是有交易的。据专事冥婚的媒人透露,“干骨”的价格从几千元到数万元不等,以2016年的行情来看,比较完整的“干骨”价格在5万元左右。

    冥婚与托梦紧密相连,由此催生了另一项产业。一旦出现托梦的情况,当地人往往都会找到风水先生寻求“解梦”。在收取一定费用之后,风水先生会指点对方具体的应对措施。如果梦到自己无法理解的事物,或者近期一直走霉运,当地人会找风水先生求助。当地风水先生通常的解释是:“你家祖上有一座孤坟,先灵已经变成恶灵,需要配冥婚进行安抚。”

    出于对恶灵报复的恐惧,人们马上回家查阅家谱,如果在其中真的找到有未婚死亡的祖先,便会立刻为其操办冥婚,如果找不到这样的祖先,也会归于家谱不全等原因,仍为“无名”祖先配个冥婚。但这种出于恐惧或者功利目的而操办的冥婚并不需要太高的标准,人们对素未谋面的祖先不可能有多少感情,只要挑不出错来就行,这也是“干骨”价格不高的重要原因。

    父母为儿女配婚才是冥婚的“主流市场”。下决心为儿子办冥婚的人,绝不会因为钱而让儿子凑合。多等几年也要找个合适的。

    在村民们心中,配冥婚后只要撑过1年时间,儿女的灵魂就可以安息了。如果1年后万一发生不测怎么办?胡青花坚定地表示一定还会再配的,绝不会让儿子孤单。而且到了那时儿子不会再怪她,她可以“从容布置”。

    异化的民俗

    冥婚在当地如此盛行,年轻人虽然很少谈论,但他们对此并不反感,如果有亲戚朋友遭遇不幸,从情感上他们是支持冥婚的。

    多位年轻人对《中国新闻周刊》(微信ID:china-newsweek)表示,在他们眼中,冥婚和正常的婚姻没有区别,双方父母都会为儿女严格把关,只不过夫妻是在阴间生活而已。某位年轻女孩坦承,若她没有结婚便意外身亡,她也愿意让父母帮自己挑选一位般配的男孩作伴。但他们都坚决反对“买干骨”的行为,认为那只是买卖,不是婚姻。也有部分年轻人排斥冥婚。据介绍,近年来也出现了不少明确反对配冥婚的女孩,但她们死后毫无例外都被配了婚,“因为婚姻大事由不得她们。”冥婚媒人说。

    实际上,冥婚习俗本身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中国父母对儿女婚姻的决定作用,哪怕儿女已经离世,父母依然可以做主为其操办婚姻。

    2006年,当地曾经有一对年轻男女相爱,但女方家长嫌男方家境差,坚决反对两人在一起。被逼无奈下,男孩深夜骑摩托车将女孩从家中带走,在逃跑的路上不幸出了车祸,两人都不治身亡。男方家属提出为两人配冥婚,女方家一开始坚决不同意,但冥婚媒人竭力促成此事,她成功劝说男方家长将价格提高到8万元,又说服女方家长相信若女孩无法和心爱的人配冥婚,其灵魂会变成恶灵,为家族带来不幸,女方家长最终点头同意。

    就这样,一对恋人在活着的时候无法在一起,却在死后被允许结为夫妻。

    冥婚现象并不是中国独有,它在世界各大文明圈中都存在或者曾经存在,也都有各自存在的理由。不过,在其他国家和地区都是死者与活人婚配,只有在中国大陆、香港地区、新加坡等中华文化圈内,才是死者和死者婚配。

    在古希腊,财产继承权是冥婚的根源。雅典城邦中,如果男子没有婚配便去世,便由关系最近的男性亲属代为保管财产,并为其配冥婚,女子之后所生的任何子女都算死者后代。由于女子没有财产继承权,只有当死者拥有男性后代时,其财产才会被交还由儿子保管。若男子死前有婚配,但只有女儿没有儿子,其女儿即便已经嫁人,也必须立刻离婚并嫁给与父亲关系最近的男性亲属,生育儿子后方才能够取回父亲的财产。在斯巴达城邦中,由于女子拥有财产继承权,所以不存在冥婚现象。

    在苏丹,姓氏的延续是冥婚盛行最重要的因素。与雅典城邦一样,家属为死者配冥婚,女子之后所生的子女都算死者后代。若死者只有女儿没有儿子,那么女儿就会以男性角色“娶妻”,妻子所生的男孩算死者的孙子,姓氏被保存下来。

    日本是冥婚文化最特殊的国家。直到上世纪30年代之前,除了是由死者与生者结合外,日本的冥婚习俗与中国大同小异。但战争导致日本男性大量死亡,未婚死亡的年轻女子数量根本无法满足需求,最终人们专门制作“新娘娃娃”和“新郎娃娃”,用这种身着传统和服、做工精致的娃娃代替活人与死者配婚。

    但以上这些国家的冥婚现象要么已经消亡,要么只存在于极个别地区且正在衰退。唯独在中国,冥婚现象反而随着经济发展愈发兴盛起来,并且出现了新的变化。

    最深刻的变化是,不再只有未婚配的男女才会办冥婚,已婚丧偶的男女现在也可以办,而且需求同样旺盛。在山西当地,女子丧夫后,有条件的基本都会改嫁,为了安抚亡夫的在天之灵,女子会主动为亡夫买“干骨”配婚。若男子丧偶,无论是否续娶,只要去世的女子仍处于适婚年龄,女方家属就会将遗体拉走配冥婚。这样一来,女人活着的时候其家人收过一回彩礼,死了之后还能再收一次冥婚彩礼。由此可见,一对夫妻死后未必能埋在一起。

    此外,年龄也不再局限于适婚青年。按照当地说法,孩子长到7岁便有了灵魂,于是当地有为10岁夭折的儿童配婚的。若孩子没到7岁便夭折,按照当地习俗,不仅不能埋入祖坟,连坟都不能有,只能扔到山里或者沟里。由于现在小孩也可以冥婚,便有人把小孩的尸体捡走谎称已经7岁卖“干骨”。

    这样一来,冥婚市场的“需求”被最大限度地释放,“供给”也在迅猛增长。

    与此同时,人们在精神方面的需求却在降低。比如延续血脉原本是配冥婚的重要目的,但过继子嗣的现象现在却很少见。此外,无论在世界其他国家,还是在中国旧社会,配冥婚从来都不是家属必然的选择。比如在雅典城邦和苏丹,如果男子死后没有财产,那么他根本就没有资格配冥婚,在中国旧社会配冥婚也只是有钱人家的选择。但到了现在,无论家庭财力是否承担得起,配冥婚已经成为每一个不幸家庭的必然选择,似乎若不配冥婚,便是不负责任的父母。

    虽然双方家长都尽量避免让商谈变得和谈生意一样,但不可否认的是,价格永远是最具决定性的因素。男方家长为此背上沉重的经济负担,而女方家长也落得个“用卖姑娘的钱娶媳妇”这样的恶名。

    政府已经开始采取行动。2016年3月22日,临汾市尧都区公安局发布通告,严厉打击因冥婚引发的盗窃、侮辱尸体、尸骨、骨灰犯罪活动。不仅是盗尸,买卖尸体和介绍买卖也被列为打击对象,相当于禁止“冥婚”。违禁者将以侮辱尸体罪论处,面临最高3年的有期徒刑。

    浙江师范大学教授、民俗学家陈华文认为,政府确实应该在规范市场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但强行禁止也会适得其反。据他介绍,在江浙部分地区,由于政府推动火葬,盗尸者便偷取骨灰配冥婚。“每一种习俗都会随着社会环境的变化而变化,无法强制取消,只能慢慢引导。”陈华文对《中国新闻周刊》(微信ID:china-newsweek)说。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